当前位置: 精校小说下载> 历史>皇族

    皇族

    历史 | 24次点击

    皇族
    816 人赞过 赞一下


    标签:
    《皇族》为作者 高月 的虚构作品,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!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!
    最新章节试阅
        汉中南郑城下,三十万楚军和十万蜀军已经对峙了近半个月,双方都异常谨慎,仿佛双方在打一场持久战。
        十万蜀军的主将是邵景文,这是申国舅手下的心腹爱将,也是百战将军,楚军大营距离南郑城五里之外,自始自终,皇甫无晋都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,尽管大将们请战声不断,但皇甫无晋不为所动。
        大营中甚至传出一些说法,是因为摄政王殿下念旧情,想逼迫邵景文投降,尽管皇甫无晋和邵景文的私交很好,但这一次却和私交无关,他在等,等申国舅的动静,他知道邵景文其实也在等,等申国舅的消息。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接到了南海郡传来的消息,新龙商行已经被查抄,申祁武被抓捕,他相信申国舅应该也同样接到了消息,他一定会来找自己。
        “殿下,谭先生来了,在帐中等候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点了点头,谭举从蜀中赶来,他也正好想找他,他转身便骑马返回了主帐。
        大帐内,谭举正在喝茶,他刚才蜀州赶回来,一路风尘仆仆,带来了很多重要情报,二十天前,雍京投降后,谭举作为皇甫无晋特使赶赴蜀州,他并不是去探查情报,而是拜访几个重要的郡县官员,了解民意。
        “谭先生一路辛苦了!”皇甫无晋笑着走进大帐。
        谭举连忙躬身施礼,“卑职参见殿下!”
        “谭先生不必多礼,请坐下说话。”
        谭举坐了下来,也不等皇甫无晋开口问他,他便笑道:“殿下以势取雍京,换得申太后的投降,足见英明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申太后的旨意在蜀州有效果了?”皇甫无晋微微一笑问道。
    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        谭举兴奋道:“卑职拜访了蜀郡、眉山郡、资阳郡和新城郡,郡县官员们都表示接受太后旨意,承认洛京为大宁朝廷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能肯定他们是真心支持?”皇甫无晋又笑问。
        “属下能肯定!”
        谭举言辞凿凿道:“属下也担心郡县高官们是表面一套,背后一套,便又去悄悄问了他们的幕僚下属,他们确实都不再支持申国舅,据卑职在民间调查,申国舅并没有自立之心,而且人心思定,谁都不愿内战,在成都府的茶馆内,偶然有人说申国舅想自立为帝,便立刻遭到其他茶客群起驳斥,大有怒起声讨之意,可见民众并不支持他自立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点点头,尽管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,但谭举能证实他的推断,还是让他十分欣慰,此时他深深体会到了正统的重要性,申济就是名不正言不顺,倒行逆施,最后被天下人唾弃,军心溃败,他本人也被自己手下所杀。
        尽管他最后对申太后做出了足够的让步,但他却换来了申太后的承认和对雍京王朝的自我解散,这对收复蜀州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        “殿下,还有一事,好像申国舅已经不在成都府了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微微一怔,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隐隐鼓声,一名亲兵奔进大帐禀报:“殿下,蜀州有大军来了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快步走出大帐,迅速登上高台,向远方眺望,果然,他看见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正向南郑城方向开来,相距约十里。
        “殿下,营门外有一人来下书,说是申国舅所派。”
        “带他进来!”
        片刻,亲兵带一人走了过来,是一名中年男子,皇甫无晋一眼便认出来了,是申国舅的堂弟申渊。
        申渊是第一批从雍京逃走的大臣,逃到了蜀州投靠申国舅,他颇得申国舅的重用,是专程前来下书。
        他上前深施一礼,不卑不亢道:“申渊参见摄政王殿下!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不露声色问:“申大人有何事来见我?”
        “申相国想和殿下面谈,商量解决蜀州之道,不知殿下可否有这个诚意?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倒有几分兴趣了,申国舅居然要和他面谈?
        “不知在哪里谈?以什么形式?”
        申渊躬身道:“申相国说,为表示我们的诚意,人数、地点和方式都由殿下来决定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点点头,他沉思片刻便道:“这样吧!双方各出三人,随从不超过二十人,地点就在褒水之上,时间在明天午时正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双方约定好了时间地点,皇甫无晋随即下令撤军十里,在沉重的鼓声中,三十万楚军缓缓后撤了。
        次日中午,皇甫无晋带着谭举和周延保二人,另外还有二十名亲兵跟随,他们乘坐一条五百石的座船,按照约定,又有一条扁舟跟随。
        张颜年又率五万骑兵在三里外跟随,这是双方约定好的后援距离,如果有事,可随身冲上援救。
        这时,申国舅的座船也缓缓驶来,他也是五百石的座船,也有一艘扁舟跟随,两船相距五里,两艘扁舟上分别驶上前,舟上的军士各自上了对方的座船,检查跟随人数。
        随着红旗挥动,两艘缓缓驶近了,申国舅站在船头上,目光凝重地注视着对方的船只,在他身旁是申渊和邵景文,这时,申国舅微微叹了口气,回头对邵景文道:“景文,你可以再考虑一下,我不会勉强你,以你的才华,留在洛京,至少是一方诸侯,将来还可能拜相,你还是留下吧!”
        邵景文摇了摇头,“我邵景文自从十年前发誓效忠相国,就没有想过再背叛相国,大丈夫一诺千金,岂能因为贪图富贵而变心?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点了点头,他不过是在试探邵景文,邵景文手握十万大军,一旦谈判失败,邵景文就将面临一个抉择,他何去何从,这关系到他申国舅的生死,还好,邵景文的回答让他很满意。
        “相国,我们上去吧!”申渊见对面船上红旗挥动,便提醒申国舅。
        “走吧!去见见我们的老朋友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微微捋须一笑,船只缓缓前行,很快便和对方船只交错,船板搭上,皇甫无晋带着手下已经等候多时,他抱拳笑道:“相国风采依旧,民望卓著,让无晋深为敬佩!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笑着走过船板,他也拱手回礼道:“殿下却从前完全不同了,已是人中龙凤,天下归心,申溱只能仰视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又对邵景文微微点头致意,随即一摆手,“相国过奖,请进舱吧!”
        “请!”
        双方的随从留在舱外,他们六人走进了船舱,船舱早已简单布置,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,别无他物,连茶也没有,申国舅和皇甫无晋两人落座,随同站在他们身后。
        各有两名亲兵进来放茶杯倒茶,尽管客气,但在细节上双方都非常谨慎,一丝不苟。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先欠身道:“相国不愿和申济同流合污,洁身自好,让无晋深为佩服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点了点头,有些伤感道:“申济毕竟是我兄弟,虽然道不同,但我还是恳求殿下能把他的尸首给我。”
        “尸首我已经给了太后,她已安葬了他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沉吟一下,这样也好,他又问:“太后和我外甥如何?”
        “他们都将长住华清宫,身份尊贵,我无意伤害他们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叹了一口气,“很多事情都是因一念而改变,如果太后不那么迷恋权势,但凡能听我之劝,现在应该是划江而治,至少十年之内,你我不会碰面,殿下,当初如果雍京和你结盟,而不是和齐王结盟,你觉得自己会是北上还是西进。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摇了摇头,“我明白相国的意思,但我可以坦率告诉相国,自从我拿下白沙岛,我准备攻打齐州了,就算和雍京结盟,最多一年后我还是攻打齐州,不可能像相国所说,划江十年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苦笑了一声,“算了,说也无济于事,不提了。”
        他又凝视着皇甫无晋,缓缓道:“我申溱是读过圣贤书的人,知道民为本,知道不可逆天而行,尽管我占有蜀州天险,但民心已经不附,我也不想因为我的一己私心造成千万民众的苦痛,我想问殿下,假如我投降殿下,殿下打算如何安置我?”
        这个问题皇甫无晋考虑过,他微微一笑便道:“洛京是实行政事堂制度,七相共治,如果申国舅愿意投降,我可以扩大政事堂为九相,申相国和白明凯加入,至于职务,依然是户部尚书,申相国愿意吗?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愣住了,他没想到皇甫无晋还会这样重视他,半晌,他长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实不瞒殿下,我原本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,我申氏去海外建国,在吕宋岛,我在那里已经苦心经营三年,海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城镇,并修建了码头,人口已有六千余人,都是沿海的渔民,我申氏族人已有不少过去了,如果殿下能恩准,我还是想去海外创立自己的国度,蜀州的军队我会留下,不带走一兵一卒,我自己在九真郡募有数千私兵,我会带他们去开拓疆土,我向殿下保证,我的国度将永附大宁王朝!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背着手在船舱内走了几步,他走到船舱前,凝视着远方山峦,汉水如一条玉带般蜿蜒在崇山峻岭之中,他内心有些矛盾,作为一个统治者,像申国舅这样的人杰是不应该轻易放出去,将来他的子孙强大,很可能会反攻大陆,但作为一个有心胸有抱负的君主,是不能仅仅局限于自己和子孙的皇位,自己应该有更宽广的视野,应该鼓励更多的汉人去海外创业,甚至去创立自己的国家,他知道天地有多宽,他更知道,茫茫的大洋彼岸,有着多么肥沃而辽阔的土地。
        沉思良久,他慢慢走回座位,坐了下来,申国舅一样紧张,皇甫无晋已经抓捕了他的儿子,扣押了他的商行,还可能会放他走吧!他能相信自己将来不会进攻大陆吗?他心中忐忑不安,他已经没有后路了,话已说破,皇甫无晋不可能再让他在大宁朝廷为相,如果皇甫无晋不答应,那就意味着谈判破裂。
        “申相国知道吗?在吕宋岛的南方是南洋群岛,而在南洋群岛更南方,有一块一望无垠的大陆,甚至比我们大宁王朝的国土还要辽阔,如果相国再向西,越过茫茫的大洋,你还会看到一块更加辽阔的土地,是我们大宁王朝的数倍,那里土地肥沃,只有稀疏的土著,我希望申相国能像我一样,把眼光放到千万里之外。”
        说完,皇甫无晋站起身,向申国舅伸出手,这是平辈的执手之礼,申国舅明白了,热泪在他眼眶中滚动,他深深吸一口气,握住了皇甫无晋的手,声音有些哽咽道:“几年之后,我会亲自来觐见陛下!”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又向邵景文望去,邵景文默默地向申国舅身边靠近一步,皇甫无晋向他一拱手,“邵兄,自己保重了!”
        “保重,陛下!”邵景文的眼睛也有些红了。
        皇甫无晋眼中发酸,他强颜一笑,“你们走吧!去南海郡出发,我会放了申祁武和新龙商行,祝你们一路顺风!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向皇甫无晋深深施一礼,便转身而去,这一去,便再也不回头。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两个月之后,申国舅抵达了南海郡番禹县,几百艘大船已经准备就绪,包括武器、药品、帐篷、种子、农具、工具、火油、石炭等等各种物资都已经满载船上,皇甫无晋送他们二十门火炮和一千支燧发枪以及大量弹药,让他们去征服当地土著。
        和他同行的,还有三千余名自愿去海外的水手和他们的家人,有上万人之众。
        “父亲,时辰到了,上船吧!”申祁武轻轻催促父亲。
        申国舅慢慢跪下,打开一张手绢,将一捧泥土放进手绢中,包好,贴身放入自己怀中,他向故乡方向深深磕了三个头,泪水禁不住滚落出来。
        “我们走吧!去建立申国。”
        申国舅站起身,和儿子最后走上了大船,船弦边,申国舅向给他送行的谭举和南海郡的官员们挥手告别,向他的故乡楚州告别,大船升帆起航,数百艘大船越走越远,变成了一群小黑点,渐渐消失在大海的尽头。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就在申国舅率领族人去吕宋岛开疆建国的同时,一支由五百艘战船组成的远征舰队,满载着一万五千名琉球国战士,也向北方进发了,他们的目标是日本国的九州岛,这是陈家在准备了近一年后,终于开始了他们的远征之战。
        旗舰之上,陈瑛恢复了她的女战士装扮,头绳扎在头顶,像盔缨似地高高飘洒在头上,内穿一身黑色的鲨鱼皮紧身服,外穿一件紧身的黄金鳞甲,两条腿长而笔直,两条黑亮修长的手臂裸露在外,在阳光下闪烁健康的光泽,手中握一把横刀,后背一副弓箭,眼睛依旧明亮,但此时却多了一丝伤感。
        她站在船舷边默默凝视着西方,在遥远大陆,有让她刻骨铭心的爱人,她父亲陈安邦慢慢走到她身旁,他理解女儿的心思,他望着西方微微笑道:“拿下九州岛后,我会进京去朝觐他,他答应过我,将纳琉球国的公主为妃。”
        陈瑛没有说话,她依然凝视着西方,但她伤感的眼中却又燃起了一簇希望之火。
        人生正是有了希望,才会变得美好。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(全书完)
    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    更多精校小说尽在知轩藏书下载:http://www.zxcs.me/

    作者相关

    高月

    作者:

    高月

    高月的其他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