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精校小说下载> 游戏>网游大相师

    网游大相师

    游戏 | 0次点击

    网游大相师
    317 人赞过 赞一下
      “少侠,你印堂发绿,还有心思玩游戏?最近给女朋友打电话她是不是总在喘气,还跟你解释正在跑步……”   铁口直断,一字千金。   现实中道破天机必遭天道报应,真正的相师往往不得善终。   相师传人左旸偶然进入高度还原的全息网游。   规避天道报应,叱咤整个游戏圈,成就一代通天神相!

    标签:
    《网游大相师》为作者 我知鱼之乐 的虚构作品,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!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!
    最新章节试阅
        只一眼左旸便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他现在所在的位置,又是怎么在最后时刻赶到这里来的了。
        “这些家伙……”
        左旸心中自是有些感动,尽管除了龙小葵之外,剩下的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。
        爷爷走后他便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,但因为这些人的接踵而至,却并未让他感到丝毫孤单,他们对他的关心,不是虚情假意。
        “你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了。”
        老者望了望头顶的劫云,终于出声提醒道。
        同时见沈新月与黑炭正带着其他人继续向这边走来,老者又不得不喝住了他们:“新月,不要再过来了!你们也是!新月,爷爷养育你20年,这是你我之间的缘分,如今爷爷阳寿将尽前来渡劫,你我之间的缘分便是尽了,不必再强求,你听明白了么?”
        “阳寿将尽?”
        沈新月终于停下了脚步,身为一名相师传人,她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四个字的意思,若果真如此,爷爷确实只有渡劫一途可走。
        倘若她强行挽留,那便是在拖累爷爷,反倒令他为难。
        可是……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爷爷说离开便要离开,沈新月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    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        虽是不舍,但沈新月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,远远地望着老者。
        仅是这一瞬间,这个姑娘的眼眶便已通红,泪光在眼中浮动……
        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,一双泪目望着劫云之下的老者,然后跪倒在了地上,连磕了三个响头,用嘶哑的声音喊道:“感谢爷爷养育之恩,新月祝愿爷爷成功渡劫修成正果。”
        “好孩子……”
        此刻老者眼中亦是划过一抹怜爱,但却并无不舍,只是微微颔首。
        这就是他的心境了,老者已经为渡劫做了几百年的准备,此时已经能够做到克服所有的心魔,一心一意迎接雷劫。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      见沈新月是不再向前,更不再阻拦,陈怡等人也是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。
        与沈新月不同,他们不是相师,对于相师的事也只有一知半解,此刻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、又或是做些什么才是对的……万一左旸也是阳寿将尽,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必须渡劫呢?
        他们只能望着左旸,希望左旸能给出一些提示。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      左旸也望着他们,心中五味杂陈。
        即使陈怡等人什么都不说,他们能够不远万里赶到这个地方,便已经说明他的那份“遗嘱”中没有写错人了。
        终于。
        “左旸,你说你是不是傻,我每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,有时候还主动投怀送抱,你反正都是要来渡劫的,在来之前就不能下一次狠心,给我留下一段难忘的回忆?我又没要求你负责到底!”
        大胆还是水墨画眉大胆,如此诛心的时刻,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。
        但看她的表情,却一丁点说笑的意思都没有,反倒有些气急败坏,就是那种错过了一个亿的气急败坏。
  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      这么一说,左旸心中竟也有些惋惜。
        其实说起来,也是老者出现的太过突然,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便要直面渡劫,他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事?
        不过再退一步来说,如果他真对水墨画眉,又或是其他的姑娘做了什么,此刻心中的羁绊恐怕就更深更重了吧……但其实也没什么区别,现在的他便能够做到像老者一样洒脱么?并不能,那是时间与阅历的累积,他的阅历与道行显然还浅的很呢。
        是了!
        心思转到此处,左旸猛然醒悟过来。
        他现在的阅历与道行尚且不足,此刻强行渡劫无异于揠苗助长……也是自己太心切了,一听到有了渡劫的机会,便有些按捺不住,这种心切本身就是一种心魔,而且是比其他人其他事都更加可怕的心魔。
        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迎接雷劫,结果又怎会好的了?
        相比较而言,他此刻已是神相,拥有的阳寿早已不输刘姓老者,又何惧等个百十年或是上百年……这么说起来,时间是有些久了,但总也好过像现在这般冒险,这可是不成功便成灰的大事,决不能有丝毫侥幸心理。
        仔细想想,老者的秘境倒也是个不错的去处。
        或许正是要经历了身边的爱人、朋友一个一个老去,他才能够像刘姓老者一样看破世间红尘,心无旁骛的站在雷劫之中,迎接最后的洗礼。
        而且,说句老实话,这世间还有太多他不曾经历过的事情,甚至就像水墨画眉说的那样……眼看就要渡劫了,他竟还是个小男生?
        这算不算是一种遗憾,或是一种心魔?
        “左旸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左旸哥哥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        不知道左旸在想些什么,众人只有静静等待。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      老者则又望了一眼劫云,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,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。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
    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        左旸的目光终于恢复了清明,随即便露出了那众人熟悉的笑容,“你们想什么呢,我只不过是来帮忙的,谁说我要渡劫了?”
        说完,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青铜铃铛,冲老者晃了晃,笑道:“前辈,你安心渡劫,我嘛,就去下面为你摇铃了,祝你好运。”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谁也不知道老者最终成功了没有。
        因为震撼无匹的九道雷劫过后,老者便彻底消失了,没有留下任何的消息,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些黑色的粉末,这些粉末很轻很细,山风吹过之后,甚至连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        而空中的劫云也是很快便消失了,此刻依旧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。
    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。”
        左旸此刻的心态很是放松,今天的选择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遗憾,反倒令他有些兴奋……因为接下来,他便要结束此前那种畏首畏尾的日子,去过自己内心深处向往的生活了。
        老者留给他的“遗产”很是不错,那处秘境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住处,而是一种特权。
        拥有这种特权,他虽不说可以无法无天,却也是超然物外。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再回到秘境时,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。
        左旸一人进入秘境,剩下的人暂时在外面等待。
        “刘仙师已经走了?”
        左旸进来之前,等他的人负手立于别墅旁的池塘前面,听到他的声音之后,此人才转过身来。
        “走了。”
        左旸点头。
        “刘仙师将你定做了他的接班人,你可知道?”
        那人又问。
        “知道。”
        左旸再次点头,有些事不需要说的太明白,想必刘姓老者将他定做接班人时,便早有人开始调查他的身份与经历,从而确定他是否配做这个接班人。
        而左旸此前能够自由出入秘境,此刻这个神秘人又出现在这里与他接洽,那便已是调查的足够清楚,并且默认了他这个接班人。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若没有异议,这处秘境便属于你了,左仙师。”
        那人走上前来,伸出了右手。
        “叫我左旸便是。”
        左旸也伸出右手,与其重重的握了一下。
        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清楚,心照不宣也是智慧。
        至于左旸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可以做什么,绝对不会做什么,总之人生在世,他身边的爱人朋友都绝不会受到五弊三缺的影响,这是“刘仙师”传授给他的经验之谈。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不久之后,左旸便离开了秘境,回到小别墅过起了与之前没太大区别的日子。
        大隐隐于市嘛。
        反正一切问题都会有人替他处理好的,并不需要担心一些小细节而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或是引起外界的关注。
        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……
        陈怡已经找好了新的工作室地点,让工作室成员们全部搬离了这座小别墅。
        现在还在小别墅内生活的便只有左旸、陈怡、水墨画眉、干物女王、夏天与夏天的弟弟妹妹们、周六周日才会过来的龙小葵兄妹、以及……贺兰雪。
        自打左旸为贺兰雪逆天改命,将她的“三奇贵人”命理改为“天医”之后,这姑娘便开启了新的人生。
        她一边做着游戏主播,一边抽空自学,竟很快便考上了医学系研究生,而且是帝都一家在国内顶有名气的医学院。
        原本她是可以住校的,但因为游戏主播的工作性质住在学校宿舍里有诸多不便,于是这姑娘便借机找到了左旸,也住进了这间小别墅。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人多眼杂的小别墅中。
        上午10点多的时候,水墨画眉穿着凌乱的卡通睡衣,披散着头发从左旸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才去到一楼。
        今天是礼拜天,楼下陈怡、干物女王、贺兰雪、还有龙小葵都在,见到水墨画眉这么大大方方的走下来,姑娘们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        “嘁,都在恰柠檬呢?”
        水墨画眉丝毫不在意,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,靠在墙上一边喝一边对其他的姑娘笑道,“别酸了,我知道你们都对左旸有意思,有意思就要去争取啊,反正左旸现在的身份和特权你们都是清楚的,又没人拦的住你们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事先声明,我可一点都不介意呦。”
        (全书完)
    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    更多精校小说尽在知轩藏书下载:http://www.zxcs.me/

    作者相关

    我知鱼之乐

    作者:

    我知鱼之乐

    我知鱼之乐的其他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