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书
  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第1408章 终章



        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联系中统也好,或是联系你在重庆的关系也好,只要能联系到马春风……我要亲自和马春风通电……”

        岩井英一的语气阴寒至极。

        行动失败了,甚至不知道,方不为是不是已经死了?

        但没看到方不为的尸体,就等于是失败了……

        岩井英一很想发火,很想找个什么和方不为有关的东西,发泄一下。

        但理智告诉他:作为合格的政客,狂怒是最无能的表现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的尸体虽然不在了,但李安东的还在……

        他与板垣,影佐紧急商议之后,一致决定,拿李东安的尸体做文章。

        联络马春风的用意,当然是想质问军统:竟然敢派方不为,来刺杀板垣和影佐阁下?

        普通人无法理解,明明打的要死要活,谁还管你这个?

        但政客的世界比较复杂:仗确实在打,惨烈程度比脑浆子打出来差不了多少,但不妨碍委员长和日方首要人物之间的联系……

        意思就是,该要的面子,还是要一下的,该装的时候,还是要装一下的……

        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暴露,袁殊松了一口气,又建议岩井:“与其通过他,还不如通过李士群,李士群和中统一直有联系……”

        然后,马春风就知道,方不为出事了……

        除了岩井的责问,还有吕开山通过下线发来的一份密电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吕开山哪里还敢隐瞒,一五一十的将方不为找到他,让他帮忙找个替身的经过……以及还有之前,方不为来杀他,他不得不把真实身份告诉方不为的经过,全都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死了?

        接到电报后,马春风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然后,整个军统本部都能听到马春风砸东西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我通电你个姥姥……到底是谁干的?”马春风狂吼。

        齐振江缩在一个角落里,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马春风是出了名的心机深沉,何时有过如此失态的时候?

        也进一步表明,方不为在他心中的份量。

        是,他是想过,如果方不为不听话,不回重庆,要不要把他的身份捅给日本人。

        但目的无非还是想让方不为回来。

        又有谁敢说,他马春风不是抱着恨铁不成刚的心态?

        但现在,人竟然死了?

        方不为要是这么容易被杀死,早都死了一千遍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中间肯定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马春风知道,他现在没办法冷静,也就没办法进一步的推理。

        但必须要替方不为报仇……就算找不到真凶,也必须要收点利息……如果都不做,马春风觉得自己会疯掉……

        “给天津发电报,把胡山藏身的地方告诉王天木,让他集合所有的力量,杀了这个人……”马春风阴森森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啊?”齐振江愣了一下,“王区长就在北平,不过身边没那么多的人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他怎么还在北平……”刚说了半句,马春风猛的一愣。

        几天前,王天木刚刚问过方不为的下落,几天后,方不为就出事了?

        还是自己亲口告诉王天木,方不为自称在南京的消息的……

        王天木?

        所有的血都好像冲向了脑子,马春风的眼睛瞬间赤红。

        如果王天木叛变了,不会这么快被日本人放出来,那这几天里,他发给自己的密电怎么解释?

        马春风狠狠的咬了咬牙:“王区长,或是北平方面,有没有汇报过,年节以后,北平的秘密电台转移过位置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!”齐振江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马春风点了点头,“换备用频段,秘密联系天津的马副站长,让他带几个电讯人员,秘密去北平……不要露面,只要查实,看王天木发给总部的密电,是不是通过北平的电台发来的就行……等马副站长到了后,你再以我的名义,给王天木发份电报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振江悚然一惊。

        局座难道不是在说:王区长叛变了,方不为就是他出卖的?

        天真的塌了?

        “是!”齐振江颤声应道。

        当天夜里,马汉三这里就有了结果:一整晚,北平电台都没往外发过电波。

        但诡异的是,马春风却收到了王天木的回电?

        一切都明白了……

        马春风又气又恨,差点晕过去。

        报仇的事要缓一缓了,当务之急,是要让华北方面的所有人员和电台,紧急转移……

        王天木,胡山……

        马春风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这两个名字。

        他在心里发誓,有生之年,一定要将这两个碎尸万段……

        两个月后,胡山被枪杀于北平街头,凶手未知。

        又不到半个月,骗过日本人,成功逃脱的王天木,刚碾转偷跑到香港,就被王兴恒带人堵到了码头。

        是陈伍出卖的他。

        任凭王天木如何哭求,王兴恒没一丝心软,一刀毙命后,沉了香江……

        仇虽然报了,但方不为依然杳无音讯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,他早死了,说不定就在哪一段的江底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方不为感觉,自己做了一个梦,很长很长的梦。

        既然是梦境,当然是很完美的。

        虽然伤好像还没好利索,自己依然躺在病床上,但陈心然带着方常志,天天都陪着他。

        除了老婆和孩子,肖在明,陈江竟然也在?

        更诡异的是,还有于秋水和安知容?

        真奇怪,这三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和谐,没吵架,更没打架?

        果然是在做梦……

        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方常志又开始了每日一次的认爹仪式,当然,是他妈教他这么做的。

        孩子毕竟是孩子,更何况,在他的脑海里,就根本没有这个爹的任何印像,所以喊了两声就没耐心了。

        然后,又换成了陈心然,之后是于秋水,最后是安知容……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前两天还不是说,他马上就会醒么?”于秋水焦燥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这是怪起自己来了?

        陈心然又气又笑。

        是,没错,她确实说过,但七年前那一次,确实是这样的啊:方不为动了动指头,然后就醒了……虽然失忆了!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她甚至做好了方不为再失忆一次的准备,但等了三天,方不为只是光动指头,人却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谁都知道,这是要醒的征兆,而且肯定不会太久……

        知道方不为会醒,不会一直这样睡下去,所有人心里一松,也终于有时间,更或是不得不考虑一些问题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怎么,不装了?”陈心然冷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装什么了?”于秋水眉毛一挑。

        “恭敬有加啊……”陈心然啧啧两声,“好好想想,三个多月前,你刚见到我的时候,是什么样子,现在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简直莫名其妙?”于秋水脸色红了红,“是你说他马上就会醒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是借口吧?

    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的……

        早就听说了,于家大小姐不是省油的灯……

        两个人你来我往,含少射影,夹枪带棒……不过都表现的很理智,至多也就是讽刺一下,过份的话一概没有提及。

        安知容眨巴着大眼睛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怪不得陈心然告诉她:不会一直这么和平下去的。

        哪以后怎么办?

        两个吵的不亦乐呼,剩下的一个看的愁眉苦脸,谁都没发现,床上的方不为睁开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谁说梦里都是美好的?

        方不为叹了一口气,瞅了瞅三个女人,又看了看咬着手指头,靠在床边看戏的方常志。

        还是儿子好……

        好像察觉到方不为在看他,方常志下意识的看了过来,也不知是方不为的目光看惯了敌人,太过锐利,吓到了方常志,方常志下意识的往后一缩……

        好巧不巧,碰到了方不为的腿。

        一股扎心般的痛感袭来……

        方不为的眼睛猛的往外一突:这特么,不是在做梦?

        他下意识的动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虽然很乏力,但手脚都能活动的感觉,清淅的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……

        老子竟然没死?

        方不为一把掀开了被子:身上光溜溜的,没着寸缕,一个又一个枪眼,像是水果蛋糕上的那些果丁,一个挨一个,密密麻麻……但该有的零件全在……

        因为用力过猛,导致伤口扯动,一股痛感再次袭来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差点落下了眼泪:我竟然没死,这也根本不是在做梦?

        三个女人早忘了争吵,直愣愣的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于秋水的反应最快,猛的扑了过来,还没挨到方不为,就被陈心然一把抓住了后脖劲:“你想压死他?”

    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没想到……”于秋水慌乱的解释着,眼睛里的泪水狂涌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醒了,真醒了……”安知容喜泣而泣,手足无措的看着方不为。

        “总算了醒了……”陈心然抹了一把眼泪,咬牙切齿的看着方不为,“如果你真死了,我就带着她们去投江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疯了?儿子怎么办?”方不为瞪眼骂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还知道有儿子?”刚擦干的眼泪,再一次涌了出来……

        还是陈心然最镇定,也最有主见,第一时间叫来了大夫,又给家里打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没半个小时,肖在明和陈江联袂而来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总算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        投江的第二江,他才浮出水面,那时候,他都被冲到马鞍山了。

        也是他运气好,把他救起来的,是伪装成粮贩,给皖东游击队送粮的船。

        起先不知道他是谁,但却被那一身的枪眼吓了一跳:这样都没死,这是什么样的怪物?

        但一看枪口和子弹,就知道这是被日本人的枪打的,想着即便不是自己人,也至少是敢和日本人干仗的人,于情于理,都不能见死不救。

        他就这样被带到了山上,但山上的大夫根本束手无策,说是没办法救,也不知道怎么救。

        这不死不活的,连饭都喂不进去,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是哪一个,率先喊了一句,说你们看,这像不像国民英雄方不为,其它人才反应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当年,南京政府的宣传铺天盖地,江南一地,特别是从南京到上海这一带,鲜少有人没见过方不为的宣传画……

        一个人说像无所谓,但十个,二十个都说像呢?

        先不说是不是,受了这么重的伤,竟然都没死?

        基于这一点,都值得向上汇报……

        游击队长拍板,连夜把他送到了皖南边区……

        边区领导又汇报给了延安。

        十天后,李泽田来了……

        有袁殊在,他自然很清楚,十多天前,南京发生过什么事,也知道,这就是方不为……

        但他明白,这样的伤,根本没人能治,不管大夫有多厉害。

        但方不为却能硬挺着不死,真是奇迹。

        震憾之余,他向上级请示,上级指示,尽快想办法联系方不为的家人……

        其它人联系不上,但多次给边区运送物资和武器的陈江,还是有办法联系上的。

        就这样,他被送到了陈江手里,陈江也根本不敢带他去上海:伤成这样还能活着,简直是世界奇迹……消息迟早会泄露到日本人那里去的。

        陈江和肖在明商量了一下,想着既然能挺过一个月,再挺四五天,应该没问题,最后一咬牙,让于二君派了一艘船,把他带到了香港……

        现在,离他投江那天,已经过去了快四个月……

        没人能想通,他是怎样活下来的?

        但方不为知道。

        因为系统消失了……

        没有一丝痕迹:界面不在了,电波声也听不到了,伤口康复的速度恢复了常态……甚至连强化过的身体,都恢复到了最初……就好像,从来都没有系统这么一回事……

        这就是自己能活下来的代价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很失落:从此后,自己就会彻底变成一个普通人,无法飞天遁地,飞来飞去,更不可能手撕坦克炸飞机……

        但有什么可遗憾的呢?

        有什么东西,能比得过多活一次?

        如果有,那也只能是再多活一次,就像现在的他一样……

        方不为叹了一口气:“重庆知不知道我还活着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回去?”肖在明眼睛猛的一瞪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,“好好算一算,你这是第几次了?人不可能一辈子一直走运……你为什么就不想想我们,想想她们,想想常志?”

        肖在明的手,在每位的身上都指了一下,没有错过任何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没有一个例外,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,担心他会怎么选择?

        回去?

        方不为失笑般的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回去做什么?

        被马春风逼着交投名状么?

        就算是那边,如果问起来,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,自己怎么解释?

        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……

        没人会相信自己的,只会把自己当成怪物,当成异类,时刻提防他,警惕他……

        想报国,想拯救民族,方法多的是,没必要非要回去送死……

        “不回去了!”方不为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肖在明和陈江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,三个女人的眼睛里,再一次的浮出了泪花……

        方不为定了定神,又问起了自己的病情。

        “这次恢复的比较慢,虽然四个月了,但骨头并未完全弥合……医生断定,可能还要卧床三到四个月……”肖在和又说道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:这才是正常人的恢复速度。

        “等你好了,咱们就回南洋吧,全部都去……”于秋水看了看方不为,又看了看其它人。

        “不,回美国!”方不为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于秋水的脸色一黯,但听到方不为的下一句,又喜笑颜开:“你也去,还有二爷,你爸你妈,都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方不为满脑子都是“偷袭珍珠港”“太平洋战争”“二战的序幕”之类的念头,根本没意识到,他这么说,会不会被别人误会。

        陈心然的脸色猛的就不好看了,话都到了嘴边,被陈江给瞪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要闹也不能选在这个时候……

        肖在明只是呵呵一声。

        种的什么因,就要有收什么果的心理准备。

        他只有一个要求:只要方不为不回国,什么都好说,别说三房,三十房都行……

        所以,这件事,他谁都不帮,哪怕陈心然是他侄女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十月底,太平山顶已黄了一半,也说明,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了。

        维多利亚港一如继往的热闹,车水马龙,川流不息。

        码头边站着许多人,都在等马上开往美国的客轮,但最引人瞩目的,是那三位漂亮的太太。

        但奇怪的是,她们全都围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……

        刺耳的汽笛声响彻港口,警卫放下了舱板,开始检票。

        陈心然正要推动轮椅,方不为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:“等一等!”

        陈心然不明所以,停了下来,顺着方不为的目光看去,一个穿着西装,四十出头的精瘦男子,正朝着这边走来。

        王兴恒?

        陈心然的瞳孔一缩,手下意识的就伸向了包里。

        “别紧张,应该是来送行的……”方不为轻声笑道。

        确实是王兴恒,方不为之前就看到了,也能猜到他的来意。

        走到方不为面前,王兴恒一脸郑重的摘下帽子,先向方不为鞠了个躬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没死呢?”方不为哭笑不得。

        王兴恒瞪了他一眼: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他掀开大衣,拿出了一样东西。

        是个长盒,一米有余。

        “余龙先生托我送给你的……他让我转告你,只要你愿意,随时都能回来……现在不要开,没人的时候再看……”王兴恒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什么东西,拐杖?

        上次他来香港劝自己的时候,怎么不当面给自己?

        这是追上来打脸来了吧?

        方不为心里腹诽着,又随口应了一句:“算了,不回来了,你转告他,以后有机会的话,我会去看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如果他还活着的话……方不为心里想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走呢?实在想不通啊……”王兴恒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懂!”方不为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留下来做什么,自己人杀自己人么?

        够够的了……

        知道方不为心意已定,连委座和局座都劝不回来,更何况他了。

        王兴恒又叹了一口气,戴上了帽子:“那你保重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也是!”方不为笑了笑,朝着王兴恒的背影挥了挥手……

        马春风托王兴恒送来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

        方不为一直在猜。

        肯定不会是拐杖,既便想嘲笑自己,也肯定是当着自己面笑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了房间里,方不为才打开了盒子。

        看到东西的一刹那,他眼皮一跳。

        一把剑,套着皮鞘。

        他拿了起来,把剑抽出了一半,剑身映着寒光,刺的方不为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怎么有点眼熟?

        正想着,陈心然又从盒子里拿出另一样东西。

        是个纸卷,摊开后,上面写着五个大字:宝剑赠英雄!

        方不为心头狂跳。

        这个字迹,他再熟悉不过了……

        这哪是什么马春风送的,没猜错的话,这剑应该是委员长送的。

        但这字呢,又是怎么来的?

        为什么这两样东西,会混到一起?

        简直超出了方不为的想像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猛的把剑推进剑鞘,把那张大字也塞了进去,然后盖好了盒子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陈心然惊讶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他很少会从方不为脸上看到如此郑重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“九龙剑!”方不为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陈心然张大了嘴。

        皇室御宝?

        “字呢?”她又问道。

        方不为眨巴了眨巴眼睛,沉吟了许久才说了三个字:“不能说!”

        陈心然气的想吐血。

        看她有暴走的架势,方不为拍了拍她的手:“反正你记住,这两样,比家里藏的那一堆加起来都贵重……嗯,到时候就传给儿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陈心然的脸突然就变了。

        她冷笑了一声,直勾勾的看着方不为:“是一起传呢,还是分开传?”

        这女人什么脑回路?

        方不为叹了一口气:“你说了算!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陈心然一声冷哼,“好,等你伤彻底好了之后,咱们慢慢掰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方不为一个头有两个大:古人诚不欺我,果然是三个和尚没水喝……

        陈心然还想说什么,恰好汽笛一响,脚下一震。

        船要开了……

    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方不为的心里突然一痛:要走了?

        他呆呆的看着窗外,想起了这七年以来的日日夜夜,脑海中像是走马灯一样,萌生出一幅幅画面,想起了一个个面孔……

        上海,南京,南洋,美国……敌人,战友,亲人,知已……

        可能是察觉到了方不为的心境,即便汽笛停了,船开稳了,陈心然也没出声。

        原来我这七年,是如此的精彩?

        许久之后,方不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在心里念道:放心,我还会回来的……

        (全书完)

    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    更多精校小说尽在知轩藏书下载:http://www.zxcs.me/

    请记住本站:一书斋 http://www.1shuzhai.com/

    眀志说:

    暂无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优秀作品推荐